华国锋纪念网 > 人生往事

华国锋在革命战争时期往事:春风送暖

2019-01-10来源:历史文档编辑:国锋伟业

 

一九四七年初冬,一场暴风雪向阳曲县袭来,它吞噬了山梁上的幼林,填平了山岗下的沟壑,折断了碗口粗的松树,摧毁了冬眠中的麦苗。这场暴风雪给阳曲县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啊!然而,更使人们难以忍受的,却是打在人们心头上的风雪。

那时,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各解放区开展了三查整党运动。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这场运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形“左”实右的错误路线。污蔑党员干部是压在群众头上的“石头”,大搞“揭盖子”,“搬石头”,盘三代。影响所及,阳曲县有的干部被挂起来了,有的干部被关押了,有的干部被遣送回家:全县八个区委书记八个区长,只剩下三个区委书记和一个半区长(区长兼县政府秘书)。一时闹得全县干部人心惶惶,轰轰烈烈的士地改革运动变得冷冷清清。这时刻,阳曲人民多么渴望毛泽东思想的春风,驱散寒流, 挽救广大干部,带领他们继续战斗!广大干部多么渴望毛主席解放他们,使他们重新国到革命队伍中来!

就在这时,华国锋顶风冒雪,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阳曲县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阳曲县人民虽然没有见过华国锋,但对他早就闻名。人们听说过,在那反“扫荡”的日子里,华国锋领导交城民兵,按毛主席的游击战术打鬼子的故事;也听说过,他在交城县土改运动中坚决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与错误路线斗争的故事。现在,华国锋到阳曲来工作,全县人民感到心里暖烘烘的。

不久,党中央召开了十二月会议,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了关于土改纠偏的指示。华国锋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满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踏遍了阳曲解放区的山山水水。他今天到这家炕头,明天去那家窑洞,和干部、群众谈心座谈。经过详细调查研究,很快掌握了受错误路线迫害的干部的情况。接着,在西曲村,亲自主持召开了县委扩大会,专门研究了纠偏问题,初步确定了平反干部的名单。

这个名单经大会讨论后,县委立即作出决定,把这些干部调回来安排适当的工作。

西曲村会议一结束,县委的同志就分成几个小组,到全县各地传达县委扩大会议的精神,把毛主席的指示和党的温暖,送到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心坎上。

党的十二月会议的精神像春风一样,吹遍了阳曲解放区的山山岭岭,人民群众欢欣鼓舞,特别是受错误路线迫害的干部,更感到毛主席革命路线无比温暖,像红太阳的光辉,融化了结在心头的冰雪!

这天,华国锋亲自率领一个小组,清早出发,日头快下山时,到达了北小店村。一进村公所,华国锋不顾劳累,就和县长研究这里的纠偏工作,并让通信员去请被赶回家的五区区委组织委员老杨。

老杨刚要去放羊,听说县里来人叫他,心里一惊:“怎么,还要整我呀?”他两眼瞪着通信员。通信员见他这种神情,便乐呵呵地说:“老杨,咱们县新来个华政委,要找你谈谈,说要给你平反呢!”

老杨一听,愣了半天,将信将疑地跟着通信员来到了村公所。

一进门,老杨耷拉着脑袋蹲在炕沿边,对着火炉,抽起闷烟来。

县长老任指着华国锋给老杨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华政委。”

老杨慢慢站起身来,看了看华国锋,没说什么,又蹲下接着抽烟。从这一缕缕的烟雾中,华国锋已察觉出老杨的憋闷心情。

这些日子,老杨心里确实憋闷坏了。自前些日子被赶回家以后,他气愤、烦恼、着急。一个共产党员,伸着双手不能为党工作,你说窝火不窝火?

县长坐在老杨身边,亲切地问道:“老杨,你想回去工作吗?”

老杨赌气地回答:“咱干不了,当个农民算了。”

华国锋笑了笑,说:老杨,最近我们党中央召开了十二月会议,毛主席讲了土改整党问题,还说对干部处理过“左”的要纠偏哩!

“是吗!”老杨惊喜地说。他一拍炕沿,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嘿嘿地笑了。

华国锋接着说,咱县委作了决定,要把处理错了的干部请回来,把犯了错误但愿意改正的同志用起来,团结干部的大多数,壮大我县的干部队伍!我们就是来请你的。

老杨一听,心里翻腾开了。他多么想继续为党工作呀!可是在错误路线的压抑下,想千而千不成啊!这时他心中的怨气一扫而光,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紧紧握着华国锋的手,连声说:“华政委,这个决定好哇!让我回去工作吧!”说着,两眼热切地望着华国锋。

“我们就是来请你的!”这句话,把老杨眼里的泪花催了下来。他激动地说:“我这一身劲正憋着没处使呢,有甚工作,你就吩咐吧!”

由于华国锋和县委的同志,把毛主席关于纠偏的指示送到一个个干部的心坎上,没多久,二区长回来了,二区书记回来了,县委组织干事也回来了……

华国锋看到大部分干部痛痛快快地回来工作,深切体会到毛主席关于纠偏指示的英明、正确。但他清楚地知道, 运动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困难。他认真地分析着纠偏运动的发展,研究着一个个干部的具体情况。

这天晚上,华国锋正在灯下翻阅干部档案,区委书记老曹走了进来,为难地说:“华政委,老梁的情绪还不小呢,我们去叫了几次,他总是推三拖四,不愿回来!”

华国锋见老曹面色有难,对他说:老曹,纠偏是一场革命,要革命就会有困难。一次不行,就再请一次嘛!

于是华国锋又派县委组织部长去请。但老梁仍没回来。

这下,有些同志不耐烦了。一个青年干部说:“干革命还用请,不想干算了!缺他一个,革命照样成功!”还有的同志不满地说:“我看他是没把咱县委放在眼里,咱何必三番五次去求他?”

华国锋听到这些议论,语重心长地说:革命的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没有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革命就不能胜利。他特意找到这个青年干部,拍着他的肩膀说:难道你还不了解老梁心中受到多么严重的创伤吗?他临走那天,你不是还偷偷抹过泪吗?

华国锋一提,这个青年干部不好意思起来……

那是一九四七年秋末的一个傍晚,县委的一个领导找区委书记老梁谈话,说盘三代时查出他曾祖父是地主,为纯洁干部队伍,令他回家。

老梁一听,心里像火燎一般。一九三九年,日本鬼子在这里烧杀抢掠,横行霸道,为了抗日,他刚刚十六岁,扔下放羊鞭,上山参加了游击队。九年来,他跟着党,埋地雷,打游击,杀鬼子,揍阎匪,闹土改。从参加革命的头一天起,他就把游击队当成自己的家,把区委当成自己的家。现在一听说让他回家,他眼前就出现了一幅被日寇逼得家破人亡的惨景:他的四个亲人相继被鬼子杀害了,两间窑洞被鬼子烧光了。他只好在村东头的士岗下面挖了一个小窑洞,一家口人,挤在又湿又黑的土洞里。就这样,鬼子还没放过,又放了一把火烧焦了土洞的门窗,烧糊了他家里仅有的一床破被。一家六口,只好睡房檐,串山沟…每想到这个家,老梁心中就激起一股怒火。但他相信,革命一定会胜利,全国一定能解放。为了这个理想,他坚决跟着党革命到底!可是万万没有料到,革命尚未胜利,却让自己回家。这不是不让我跟党干革命了吗?一个共产党员,离开了党,离开了革命队伍,还有什么奔头?!他想不下去了,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刷刷地流下来。

当时,这个青年干部在一旁见了,也为老梁偷偷流了泪。

……这个青年干部想到这些,眼睛又湿润了。他想,老梁对党、对革命有多么深的感情啊,可自己一着急却说起糊涂话来。他生气地拍打着自己的脑门,不好意思地看着华国锋。

华国锋看到他惭愧的神情,又耐心地说:把绝大多数干部团结在党的周围,跟毛主席干革命,这是我们的责任。为了彻底清算“左”倾路线的错误,让每一个同志跟上革命队伍,就是再请上五次、十次,也要把革命同志请回来!

这是多么宽广的无产阶级胸怀啊,这是多么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啊!这胸怀容得下三山五岳,这感情比万丈东海还深。这个青年干部听了不禁连连点头。

于是,华国锋又派了和老梁比较知心的城工部长老杜第三次去请老梁。当他听说老梁家里粮食比较困难,还让老杜从县里带上五十斤边区粮票。

老杜赶到老梁家,已是傍晚了。老梁正发烧躺在炕上,一见老知已来了,连忙坐起。

老杜摸摸老梁的头:“怎么,不舒服了?”

老梁听了,苦辣酸甜一齐涌了出来:“我回来以后心里有气,憋得慌,就上山去打柴。大斧子一抡就是半晌,出了汗,还是憋得慌,一气又把衣服甩了。谁知山风一吹,着凉了,好好赖赖地一直病到今儿个。”

“老梁啊,我是专门给你治病来的!”老杜说。

“净说笑话,你不会医,不懂药,会治个甚病?”老梁笑着说。

“我这儿有灵丹妙药,专治你的病。”老杜说着,向他介绍起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的讲话精神。

老梁听着,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情不自禁地一拍大腿说:“毛主席真说到我心坎上了。”

老杜看着老梁那激动的样子,深有感触地说:“老梁,自从华政委一来,就开始落实毛主席纠偏的指示,要给受错误路线迫害的干部平反!”说着,又绘声绘色地给老梁讲起县委扩大会议的情况,赞叹这次会议开得好,还介绍了许多干部返回工作的情况。

老梁前两次也听到了一些情况,但这次好像是第一次听说,一边听着,一边暗自点头。

“老梁,”老杜拍着老梁的肩膀,庄重地说:“你好好想想,当初,你哭着要留下,可是硬把你逼走了;如今,华政委三番五次派人来请你,你好好寻思寻思,华政委到底为的甚?”

又是一个“请”字!第一次,第二次,老梁都没有仔细品过这个“请”字的滋味,可这第三次请却撞击着老梁的心,使老梁心里急剧地翻腾起来。

老杜看着老梁那渐渐舒展的眉头,知道他已经想通了,于是说:“老梁,等你病好了,回县上工作吧?

一提起工作,老梁女人就有说不出的委屈,没好气地说:“整天把脑袋拴在腰带上,爬山钻沟地和坏蛋拼死拼活,家老小跟着担惊受怕,干到头倒于出罪来了,谁愿意干?”

老杜忙劝解说:“大嫂,那都怪头些日子错误路线的干扰。这回呀,有毛主席给咱作主,有华政委给咱撑腰,你就大胆地干吧!”老杜又从口袋里掏出粮票递给老梁,说:“听说你家缺粮了,这是华政委叫我给你们送来的。”

老梁接过粮票,琢磨着老杜刚才介绍华国锋的那一席话,深深感受到,华国锋那颗火热的心正在烘烤着自己。

老梁想着想着,一撑身,猛地坐起来,披上衣服,坚定地说:“走!”

他女人一见,又高兴又担心,说:“去是该去,可你那身子骨……”

老梁一拍胸脯,嘿嘿一笑:“老杜送来的灵丹妙药,把我的病治好了”

到了县里,华国锋听了老杜的汇报后,立即找到老梁,和老梁整整谈了一个晚上,越谈老梁心里越热乎。

华国锋问老梁:你还记得敌人报纸上登的,出五百块大洋买你脑袋的事吗?

一句话捅开了老梁记忆的闸门。那时老梁在四区当区委书记。鬼子汉奸进行大“扫荡”,老梁带着民兵大队打游击,把敌人打得东逃西窜,丧魂落魄。鬼子到处捉拿他,都扑了空,最后拿出拙笨的把戏,登报悬赏!老梁想到这些,咬了咬牙,两眼露出轻蔑的目光,哼了一声

华国锋意味深长地说:敌人的金钱买不到一个共产党员的头颅,同样,错误路线也摧残不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革命意志。干革命光赌气不行,要斗,要争!这不是争个人的荣誉,也不是争个人的饭碗,而是争我们干革命的权利。老梁,要相信党中央、毛主席是支持我们干革命的,前途永远是光明的。

华国锋本来是对老梁的鼓励和期望,可老梁听起来却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严厉批评。他想到亲人被鬼子杀害时,房子被鬼子烧光时,自己曾不止一次地咬牙跺脚,发誓要和敌人干到底。如今刚受到一点挫折就赌气,还得华国锋三次派人去请……他越想越感到惭愧,感动得站了起来,坚定地说:“华政委你放心吧,我一定跟着毛主席革命到底!”说着,这个轻易不流泪的铁汉子却泪流满面。

这是第二次流泪。第一次是对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控诉。而这第二次却是欢喜的泪,每一滴都充满对毛主席的无限感激,充满对华国锋由衷的信赖,表示着自己的钢铁决心。老梁看着面前贴心的领导,原来压在心头的满腹冤气被一阵春风吹散了。

一人暖透万人心。华国锋三请老梁的事在人们中间传开了,全县的广大干部无不为之感动。是华政委用毛主席的指示拨开了乌云,驱散了迷雾,打碎了错误路线的枷锁,挽救了干部,给了干部第二次革命的权利!

全县被错误路线迫害的干部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挑起了革命的重担。

正当阳曲县的纠偏工作取得很大胜利的时候,伟大领袖毛主席来到晋绥边区,在晋绥干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在讲话中表扬了这里的纠偏工作。消息传到阳曲县,全县人民欢欣鼓舞。广大干部激昂地说:“有毛主席给咱撑腰,有华政委给咱领头,咱怕个甚哩?甩开膀子大刀阔斧地干吧!再苦再累心里痛快,就是掉脑袋咱也认啦!”

春凤送走了严寒的冬天,驱散了人们心头上的寒流,融化了漫山遍野的冰雪。生机勃勃的春天来到了阳曲大地土改运动又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开辟新区的斗争和支前运动也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