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纪念网 > 人生往事

华国锋在革命战争时期往事:顶风斗浪

2019-01-10来源:历史文档编辑:国锋伟业

 

一九四七年初秋的一天,交城县委书记华国锋正在沙沟村搞土改试点,突然接到通知,要他和县长立即到地委所在地米家庄开会。

一出门,一幅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的画面就展现在他们面前:村里的土墙上,到处刷满了大字标语:“打倒恶霸地主!”“坚决实现耕者有其田!”“坚决拥护五四指示!”“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全村的男女老少喜气洋洋地挤到村头的教堂里,等着发土地证。人们大声地议论着:“要不是共产党、毛主席,我这辈子就甭想种上自己的地喽!”“多亏了华政委来领导咱闹土改,要不我眼下还是地主家的揽羊工!”

看到这情景,华国锋不禁感慨地对县长说:“老周,土改真是一场伟大的革命啊!”县长也深有感触地说:“多少年多少代,他们用自己辛勤的双手,开了多少荒,洒了多少汗。可是,到头来,血汗都流进了地主、老财的血盆大口,穷人没捞着一粒土渣渣,死了都没地方埋啊。”

是啊,伟大的土地改革运动在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其势如暴风骤雨,横扫着地主阶级的剥削势力,冲击着封建土地制度的根基!交城县的土地改革运动,在华国锋的领导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然而,人民的胜利,却是敌人的灾难。当时,在土地改革问题上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是非常尖锐复杂的。就在解放区土改运动初战胜利的时刻,一九四七年春天,党内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对晋绥的土改整党工作做了一套形“左”实右的指示。后来,又发动所谓“搬石头”运动,妄图以“村村点火,处处冒烟”来破坏土改运动和党的基层组织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影响着整个解放区的土改整党运动,晋绥也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和破坏!今天,华国锋来参加会议,就是听传达土改整党“新精神”的。

下午,传达开始了。“前阶段土改运动中,我们犯了右倾错误,现在要揭开盖子,搬开石头,让群众起来说话,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有的干部已经成了我们运动的绊脚石,要踢开他们……”华国锋听着听着,眉宇间结了个疙瘩。这所谓的“新精神”使他陷入了严肃的思考中。

会议刚刚开完,干部们就议论开了:

“这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还要不要共产党的领导?

“这和党中央、毛主席历次指示不一样啊!”

华国锋在群众的议论中已经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指示和毛主席的指示是唱对台戏的,是和群众的意愿背道而驰的。

这天夜晚,交城县委的办公室里灯光亮了一宿。华国锋组织大家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土改的指示和党中央的《五四指示》,结合交城县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讨论。他们认为:前阶段交城县的土改运动基本上是健康的,各级干部和党组织大部分是好的。当晚县委做出决定:对各级党组织和干部进行实事求是的整顿对“搬石头”“揭盖子”的指示既不传达,也不贯彻;土改、整党工作照常进行。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决定啊!没有革命胆略和气魄的人,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以华国锋为首的交城县委看准了方向,认定了道路,勇敢地做出来了!

随后,华国锋和县委其他领导又找到地委领导同志,申明自己的看法,提出对下一步运动的建议。华国锋耐心又诚恳地对地委一位领导同志说:咱们共产党的干部,就要有个主心骨,不能象墙头上的草,东风一来它向西,西风一来它向东。如果左右摇摆,就会使党的事业受到损失,正确的路线无法贯彻。

这话说得何等深刻啊!要做到这一点,又是何等的困难啊!

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告农民书》如同雪片一样飞到交城。这个《告农民书》拼命宣扬:“要发扬彻底的民主,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贫雇农坐天下,说啥就是啥!”

此时又从岚县那边传来了消息:“整党就是斗干部,把斗地主和斗干部结合起来!”“对干部要盘三代,三代有地富的要立即赶回家!”有的村里开始游斗干部,有的区里殴打党员……

邪风一阵紧似一阵。上级这时派出了土改工作团,到交城三区一个村里搞“试点”,推销所谓土改整党“新精神”。交城县上空顿时出现一片乌云,土改运动受到严重的干扰破坏。交城人民十分担心:县委如果坚持下去,将不知是一种什么后果。

紧接着,在土改工作团内部以及驻村里,围绕一个干部的处理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这个干部,是四○年入党的党员,担任过村的党支部书记,后来调到区上当了抗联主任。在“揭盖子”、“搬石头”的过程中,把他从区上叫了回来。贯彻上级“新精神”的领导偏听偏信,抓住这个于部工作方法和生活作风上的一些细小问题,认为他就是所谓“村盖子”,要坚决揭掉。而以华国锋为首的交城县委却认为这个干部有错误,可以批评;但他是我们的同志,对他的批评应该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而决不允许一棒子打死。两种意见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谁知在这节骨眼上,上级机关的报纸却以头版头条显著位置,刊登了一篇报道,批评这个村在土改试点中处理这个干部的所谓右倾。并且加了编者按,给这个村干部定了“异己分子、投机分子、新恶霸、奸伪分子”等等一大串罪名,要把他交给“群众”处理。

这股压力非同一般啊!这场争论已经不是对一个干部处理问题的争论了,而是涉及到整个晋绥在土改整党中执行什么路线的大问题了;这场争论已经不再是上下级之间的一般争论,而是和当时决定路线和政策交锋了!在这突如其来的压力面前,华国锋显示出卓越的马克思主义领导者的才能。他召集县委的几个主要领导同志,对面临的严重局势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决定派一名代表,到分区召开交流土改运动工作情况的联席大会上,申明县委对这个干部的观点。

夜晚,他和干部们在油灯下一条一条地拟出发言提纲:

这个村干部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为我八路军送情报,筹军粮,这是投机吗?

这个村干部为了掩护我们一个区长,被敌人抓住,打得皮开肉绽,他没有说一个字,这能说是奸伪吗?

他带着民兵锄汉奸、斗恶霸,为群众谋利益,这能说是恶霸吗?

这个干部有错误,就按敌伪处理,这是哪家的王法?这是替哪个阶级说话,替什么人出气?

第二天,交城县的代表拿着拟好的发言提纲,在分区召开的联席大会上慷慨激昂地作了发言。与会的人们无不为他们这种挺身而出,坚持真理,敢于斗争的精神所打动。

可是,贯彻“搬石头”、“揭盖子”的工作团,屈服于“新精神”和报纸上的压力,置交城县委的正确意见于不顾,把这个村干部交给了“群众”。结果,这个对敌斗争很坚决,不曾死在日寇屠刀下的村干部,却被错误路线夺去了生命!

群众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迷惑了,纷纷询问着:

“到底是共产党大还是农会大?”

“到底是共产党领导群众,还是群众领导共产党?”

在这非常困难的时刻,交城县的干部、群众望着沙沟村,望着信赖的华国锋。

这天傍晚,华国锋和县长来到村西南的文峪河边。见到波涛滚滚的文峪河,压抑在县长胸口的满腔怒火一下涌到嗓子眼。他对着文峪河大声地说:“这是哪个领导出的馊主意?”“他在为谁说话?”他恨不得把对错误路线的仇恨全部倾吐出来!

华国锋凝望着文峪河,久久没有说话。突然,他拉了县长一把,说声:“老周,你看——”

文峪河水奔腾而下,遇到拐弯的地方,却有一股逆流朝河岸扑去。逆流虽凶,但被坚壁撞得粉碎,化成水花跌落下来,又淹没在滚滚的洪流之中。

片刻,华国锋深沉地对县长说:老周,革命的长河不也是这样吗,逆流总是暂时的,它不会长久,终将被革命的洪流淹没。我相信,眼前这股逆流一定会被克服,毛主席定会出来说话,一定会支持咱们的!

县长被华国锋的革命胸襟和无畏气概感染了,把拳头一握,说:“对!毛主席一定会支持咱们的!”

华国锋又耐心地对县长说:毛主席教导咱们,“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现在,群众看着干部,干部看着县委,咱们要把腰杆挺得直直的,勇气鼓得足足的,把干部、群众组织起来,捍卫毛主席、党中央关于土改的指示,决不让错误的东西在交城县蔓延!

这天夜晚,天色阴沉。交城县委所在地的沙沟村,一间小屋子里射出明亮的灯光。华国锋又一次领导县委成员进行了几个分析、对照:

毛主席一贯指示我们:要相信群众的大多数,要相信干部的大多数。可眼前贯彻的“新精神”却把我们的干部都说成压制群众的“盖子”、“石头”,甚至把晋绥的党组织说成是“农民党”。

毛主席一贯强调党的一元化领导,强调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和党组织的先锋队作用。可眼前的“新精神”却是“贫雇农坐天下,说啥就是啥。”

毛主席对犯错误的同志总是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现在的“新精神”却是把犯错误的同志一棍子打死!

……

越分析,县委成员们的心里越亮堂,越分析,大家心里越清楚:现在的“新精神”是和蒋介石阎锡山穿一条裤子,为地主阶级服务的!

最后,华国锋告诉大家,党内的路线错误不仅能使我们的同志牺牲,还能断送我们的革命事业。跟毛主席干革命的共产党员们,要坚决为捍卫党的正确路线而斗争。

就在错误路线干扰的严重时刻,在阶级敌人造谣说“交城县委垮了,交城县委再也爬不起来了”的时候,以华国锋为首的交城县委作出了决议,下发了通知。通知要求:在土改整党运动中,任何区村批斗于部,必须经过县委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随便把干部交给群众;土改整党运动,必须由党来领导,农会无权开除党员的党籍;无论哪个区、哪个村,都不得随便杀人,不经县委批准,随意杀人者,严厉惩处!

这个通知的精神迅速传遍了交城的屯兰川、原平川大川、西冶川中西川、两个葫芦川。干部群众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咱们县委就是硬!代表着全县人民说话哪!

是啊!这个通知精神大长了交城县干部、群众的志气,大灭了一小撮阶级敌人的威风!交城人民怎么能不更加信赖和支持以华书记为首的县委呢!

随后,华国锋把县委的干部分成几个小组,深入到山检查土改工作的进展情况。他亲自带领一个得力的小组,深入到山沟里。每到一村,他们就热情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教育干部要正确对待群众,教育群众要正确对待党的干部。每到一处,他们都要号召干部群众把斗争矛头指向剥削阶级和封建制度,纠正错误路线的影响。有一个副区长在领导一个村的土改时,放弃了党的领导,成了尾巴主义,错误地处理了一个干部。县委查清情况后,对副区长进行了严肃的处理,并通报全县,不准这类事情在交城发生。

这只是处理一个干部的问题吗?不,这是华国锋和交城县委高度的斗争觉悟的具体体现!华国锋执行党的路线最坚定啊!

正在这时,从陕北传来了毛主席主持召开十二月会议的消息,传来了毛主席关于土改纠偏的指示!

在交城县委和交城人民的强烈要求下,上级派来贯彻“新精神”的土改工作团解散了。不久,地委做出了给牺牲的干部平反的决定!交城县委派出工作组,和区村干部一道,把鲜红的光荣烈属牌子送到了那个干部家里。当时,有多少人找到县委的同志来倾吐对错误路线的仇恨,有多少人向县委表示:“带着我们干吧,我们支持县委!”毛主席出来为我们讲话了!错误路线被战胜了!交城人民怎能不热泪盈眶!人们敲起了锣鼓,扭起了秧歌,纵情欢呼“毛主席万岁!”纵情高歌粉碎形“左”实右路线的伟大胜利。

在这欢庆胜利的时刻,人们怎能不想起带领他们顶逆风,斗恶浪的华国锋呢?可是华国锋已经调到阳曲县工作了。人们聚集在一起,给华国锋写了封信,真挚的话语,阶级的深情,洋溢在字里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