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纪念网 > 人生往事

华国锋在革命战争时期往事:骨肉情深

2019-01-10来源:历史文档编辑:国锋伟业

 

一九四六年冬,阎锡山匪帮向交城山区根据地疯狂地发动了进攻,他们烧杀抢掠,抓丁抢粮,无恶不作。交城人民在华国锋的领导下,阻敌深入,保丁护粮,和阎匪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一天拂晓,盘踞在东大岭的两个连阎匪军,偷偷摸摸地向武家庄袭来,妄图抢掠我二区隐蔽的公粮。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华国锋事先得到敌人的情报,早已组织民兵在阎匪军的必经之路营立村布下伏阵。结果,敌人刚一踏进营立村,就遭到了我民兵的伏击。在追击敌人的战斗中,营立村民兵副中队长马开旺奋勇当先,不慎踩中了敌人布下的地雷,噗的一声倒下了……

朦胧中,马开旺仿佛听到一个亲切的声音在呼唤自己。他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担架上,华国锋正站在担架旁哩。马开旺挣扎着欠起身子,但腰部和腿部一阵剧痛,使他差点又昏厥过去。华国锋忙按住他,说:开旺,你负伤了, 好好躺着。

马开旺却像有什么心事,转眼望望四周,吃力地说:“政委,咱…咱们的公粮没受损失吧?”没等华国锋回答,担架旁的小张告诉他:“开旺哥,放心吧,阎匪军被咱打得像兔子似的,逃回老窝去了,咱们的公粮保住了。”马开旺一听,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马开旺是屯兰川有名的民兵英雄,枪打得淮,腿跑得快,手榴弹投得远。历次战斗中,他冲锋陷阵,英勇顽强。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这次追击阎匪军的战斗中,却被敌人的地雷炸伤了,心中非常懊丧。他想说什么,但由于失血过多,口里发干,嗓子直冒烟,只动了动嘴唇,却再没有说出话来。

小张见此情景,马上端着水要给他喝。这时,华国锋手拿六个鸡蛋从一旁走过来说:流血过多,不能喝水。说着,打出蛋清,扶着马开旺的头,把碗端到他嘴边。马开旺知道,这六个鸡蛋是前些日子群众慰问县大队时,分给县委机关的。在敌人经济封锁面前,根据地人民生活非常艰苦。华国锋一贯和群众同甘共苦,这六个鸡蛋他哪里肯吃哩,今天却拿给了伤病员。看着华国锋那消瘦的面颊,马开旺迟疑着,不忍心张嘴。华国锋微微笑着,亲切地说:开旺,快喝下去,一会儿身子就舒服了。说着,拿起小勺,一口一口地喂他。马开旺喝一口蛋清,滚下一串热泪。这个长工的儿子,身上有鬼子的刀伤,阎匪的鞭痕,现在负伤了,华国锋把他当成亲兄弟一样照应,怎能不使他落泪呢!

接着,华国锋又写了介绍信,派人护送开旺到后方医院治疗。担架刚要走,华国锋让等一等,立即大步回到自己的住处,从星里拿来一件棉衣,一双棉鞋。马开旺立刻明白了华国锋的意思。可当他看见华国锋也穿得很单薄,脚上的棉鞋还开了花,实在不忍心穿上这棉袄、棉鞋。心中只有同志而从不考虑自己的华国锋,却只是默默地,小心地给马开旺穿棉衣、棉鞋。

华国锋替马开旺穿好衣服,又转向抬担架的同志,叮嘱他们一路上要小心,爬坡过沟多留神,尽量减轻伤员的痛苦。临别,华国锋紧握着马开旺的手,再一次安慰他:开旺同志,你的伤很快可以治好,我们盼着你回来一块战斗,你安心养伤吧,家里我们会照顾的。

听着华国锋的亲切话语,开旺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既对政委的关怀表示感激,又悔恨自己不争气,偏偏在这紧张的时刻负伤,离开战斗,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离开华政委。……这个平时伤再重也从不皱眉头,甚至打掉牙齿也咽进肚里去的铁汉子,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两行激动的眼泪刷地淌过脸颊。

一路上,北风呼呼地刮着,穿着华国锋的棉衣、棉鞋,马开旺觉得浑身热乎乎地,伤口的疼痛似乎因此减轻了许多。在那弹雨硝烟的战斗岁月里,人们用鲜血和生命结下的无产阶级战斗情谊,或许由于战斗频繁,戎马倥偬,很少有机会去细细地体会,人们倒觉得挺平常似的。但当你一离开战友和集体,你会突然发现这种战斗情谊的深厚和珍贵。此时,躺在担架上的马开旺,就深深地被这种感情冲击着。他从华国锋的关怀里体会到党的温暖,体会到阶级的深情。眼前的事,使他回忆起过去;从自己身上,他又联想到华国锋对全县,对他们村的关怀。一件使人难忘的往事,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九四三年夏天,正当日伪对我根据地疯狂“扫荡”,经济上严密封锁,山区人民贫困交加的时候,灭绝人性的日本法西斯,竞冒天下之大不韪,往交城根据地投下了伤寒细菌弹。伤寒菌一下蔓延起来,营立村突然闹起了瘟疫。猖獗的病魔,把群众拉到了死亡的边缘,村里的千部也多半病倒了。在这危急关头,和群众同生死、共患难的华国锋赶到了这里。

华国锋到这里后,为了防止瘟疫继续蔓延,首先对营立村采取了隔离措施,禁止外村人到此串亲访友,行人必须绕道。然后他又到离营立二里地的武家庄,找到学过中医的农会秘书老武,心情沉重地对他说:现在营立村的瘟疫闹得很厉害,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决不能让病魔再夺去一个阶级弟兄的生命。

老武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偏方,华国锋要他一道去趟营立村。老武心想:老华是县里的领导,万一传染上瘟疫,对革命损失就大啦!他担心地说:“瘟疫传染得很厉害,那里有危险,你就别去了。”华国锋早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二话没说,拉着老武就出发了。

营立村里,关门闭户,鸡犬不闻。偶尔见到一两个人,也面容憔悴, 趷蹴在墙根下,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华国锋见到这情景,心如火燎。来到一家病人门口,他刚要迈步进去,老武一把把他拦住,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但瘟疫哪能阻止他对阶级弟兄的关怀?他严肃地对老武说:越是群众危险的时候,我们干部越是要出现在群众面前。这发自肺腑的话,使老武眼圈都湿润了,只好和华国锋一起走进屋里。华国锋一边看老武给病人做检查,一边鼓励病人说:大伯,有共产党领导,咱能把日寇打败,也一定能把病魔赶走。

全村群众见华国锋到重病人家里看望,谁心里不涌起一股暖流呢?在那日本鬼子、阎锡山统治的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穷人得了传染病,狼心狗肺的地主汉奸唯恐染上自己,往往将病人扔进荒沟……这和今天共产党的关怀是多么鲜明的对照哇!华国锋不仅给营立村带来了医生,而且带来了党的温暖,带来了战胜瘟疫的信心!

看完病人,华国锋又亲自带领群众上山采集中草药。采回后,又一家一户地分发,耐心地教他们如何熬,如何吃。他们清楚地看到,从黎明到黑夜,华国锋奔走于山上坡下,进出于群众家门。他身负战胜瘟疫的重担,心系数千名农民群众的安危。当有的贫苦农民为病魔缠身时,他和大家一样忧愁悲痛;而当看到阶级兄妹病愈得救时欢笑立即涌上他的脸颊。由于他的努力,很快,瘟疫驱走了,群众得救了!然而,华国锋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想的是从根本上改善山区缺医少药的状况,加强防治疾病的措施。为此,他特意组织附近几个村的群众,在武家庄合伙办了个中草药站。在那艰苦环境里,偏解山村有个药店,能给穷苦百姓带来多少好处啊!人们从方圆几十里外赶来抓药,高兴地说:“共产党办事,桩桩件件都办到了我们的心坎上。”

群众得到了好处,然而华国锋为了群众的疾苦眼熬红了,人渐渐消瘦了。人们见了,心里感到无比难受,但更加深了对华国锋的热爱。当华国锋要离开营立村的前夕,村里人都跑来和他话别。一个老大爷拉着他的手眼含泪花,激动地说:“多亏你救了全村的百姓,要不营立村可就毁了。”死里逃生的群众望着华国锋那高大的身影,由衷地说:“打鬼子,揍汉奸,你和我们出生入死;防治瘟疫,你和我们寸步不离,真是心连心,断了骨头连着筋啊!”

想着想着,躺在担架上的马开旺不禁流出了激动的泪水。越想心里越不平静,自己这一负伤,又给华国锋的重担上加了多少份量啊!

可不,在马开旺被送往后方医院的当天,华国锋就迈进了开旺家门。家里只剩下开旺爱人康银姐和一个小女儿。当时,康银姐正偷偷抹眼泪呢!在那战斗频繁,敌情紧张的情况下,一个年轻妇女,遇上丈夫突然负伤,是多么需要得到人们的安慰和鼓励呀!华国锋就是在这时来了。一进屋,华国锋抱起孩子,安慰说:大嫂,开旺为革命负伤是光業的,后方医院条件好,你也不用惦着,家里有甚困难尽管说,党和政府会帮助解决。

康银姐真没想到,县里的政委工作那么忙,还亲自看望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伤员家属这样关心自己。她心里热乎乎的,感动地说:“政委,家里没甚困难,你就别费心了。”

眼看春节快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康银姐非常惦念自己的丈夫。这天,她一边干活,一边思念着开旺的伤势不知怎样了?忽然,门口传来脚步声,康银姐一抬头,见华国锋大步走来了。康银姐忙着要去拿凳子,却见华国锋已笑着坐在门边的石头上了。华国锋对银姐说:开旺住院后,伤势已有了好转,没危险了,开旺还给你捎话,让你别惦着他。银姐一听,心里甜滋滋的,心想:华政委真把俺的心思摸透了。华国锋接着又说:眼下快过年了,家里就剩下你们娘俩,就到县里去,和大伙一起过个热闹年吧!银姐见领导这样关心她娘俩,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忙摆手说:“谢谢政委,村里对咱照顾得挺好,我们就在家过年吧!”华国锋说甚也不依,硬要他们娘俩到县里去。

因为有事,华国锋嘱咐银姐一定去以后,自己就先走了。华国锋走后,银姐心里直嘀咕,华政委工作那么忙,可不能给他添麻烦了。正在这时,孩子的表叔来接他们去过年。于是她娘俩把门一锁,向邻居招呼一声,就跟着孩子的表叔走了。

除夕的下午,康银姐正在包饺子,有人来找。银姐出来看,是县政府的通信员,连忙让进屋里。原来华国锋见银姐没来县里过年,特意派通信员给她送年货,家里找不着她,经过打听才找到这里。通信员从褡子里取出白面、羊肉、粉条和冻豆腐,又从衣袋里摸出一小瓶麻油,放到炕上,对银姐说:“华政委说,我们想得不周到,还需要甚,尽管说。”银姐看着放在炕上的东西,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华国锋为了群众的事日夜操劳,过年还想着咱,咱怎么能忍心收下这些东西呢?好半天,她才对通信员说:“你带回去给华政委吧,让他好好补养身体。”通信员微笑着说:“大嫂,咱政委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他特意让我送来的,你就收下吧!”

又过了一个多月,村里传闻马开旺牺牲了。银姐听后,吃了一惊,赶忙四处打听,可是得不到一点确实消息。她心急如焚,寝食不安,陷入了极度的苦闷之中。华国锋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百忙之中亲自和医院联系,抽出时间又一次来到马开旺家,告诉银姐,开旺身上的弹片取出来了,过些日子就要出院了。还嘱咐她不要听信谣言。银姐听了,又惊又喜,望着华国锋,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久,马开旺伤愈出院了。银姐一见久别的男人,别的不提,先深情地说:“开旺,这些日子,可多亏了咱华政委!”接着,银姐向开旺说起华国锋三进家门的情景。开旺听了感动地说:“咱有甚功哩?值得华政委三番五次来看望?共产党真把咱群众装在心窝里了,咱可得一个心眼跟着华政委打敌人。”银姐直点头说:“对,咱是得豁出命来跟着华政委干革命!”

开旺夫妇正说着话,忽听门响,只见华国锋第四次来到他们家。一见面他就紧紧握着马开旺的手说:“开旺,你可回来了,伤养好了吗?”边说边让马开旺解开衣服,仔细查看了愈合的伤口,接着,又检查过出院的证明,这才放心地笑了。这时,华国锋从挎包里拿出一张麻黄纸,找来笔墨,展纸挥毫,须臾写就一张便条,递给了马开旺。

马开旺接过条子,见是一张证明,上面写自己致残的因由和伤残程度,并建议政府每年补助三百斤小米。开旺拿着信纸的手微微颤抖了,一种感激和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推脱说:“华政委,我的伤已经好了,还能让政府照顾?”

华国锋郑重地说:开旺,现在你年轻,还能挺得住,怕上了年纪,身体吃不消,这是政府对你的照顾。这个证明你就拿着吧!马开旺看了看华国锋那和蔼可亲的面容,眼睛随即停留在黄麻纸那一个个工整的字迹上。他只觉得手里沉甸甸的,心里热乎乎的。由于过分激动,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心里想:华政委的心比炭火还热,想得比头发丝还细,不光想着咱的现在,还想着咱的往后,真和咱贫苦老百姓心贴心啊!

华国锋四进马开旺家门,关心伤员的动人事迹,很快传遍了交城的山山水水,激动着群众的心弦。人们深深感到,华国锋那宽阔的胸怀里,不但装着整个交城县,也结记着一个普普通通的群众啊!在那战争频繁,斗争残酷的岁月里,一个领导干部体贴入微地关心群众的疾苦,无微不至地照顾伤员的病痛,这对人们参战的热忱会有多么大的鼓舞,对部队的革命士气是多么强烈的激励啊!多少家属鼓励自己的亲人跟定共产党抗战到底;多少战士发出钢铁誓言,为革命不怕抛头洒血。这是一股发自内心的无敌的力量,估不透,用不尽,有了这股力量,什么敌人打不败呢!